少年时代的儿歌

“小河的水清悠悠,庄稼盖满了沟。解放军进山来,帮助咱们闹秋收。”每当听到这熟悉的旋律,我便会想起学生时期,在乡下的那次欢庆会上,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曲的情景。 图片为当年的学校,东方红战校教学楼 那是1970年暮春时节,我在企办中学读初中。不过当时不叫初中,因实行九年制教育,固称初三为九年级,学校也改成“东方红战校”。 学校所属的那家工厂,是市里

“小河的水清悠悠,庄稼盖满了沟。解放军进山来,帮助咱们闹秋收。”每当听到这熟悉的旋律,我便会想起学生时期,在乡下的那次欢庆会上,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曲的情景。

图片为当年的学校,东方红战校教学楼

那是1970年暮春时节,我在企办中学读初中。不过当时不叫初中,因实行九年制教育,固称初三为九年级,学校也改成“东方红战校”。

学校所属的那家工厂,是市里较大的中直企业。工厂在距市区30多公里的乡下创办个企办农场,取名“新村”。农场员工主要有,企业“文革”中审查未果人员、厂派管理人员、家属工及临时招募的农工等,进行农业和畜牧业生产。

图为“文革”时期的宣传画

学校革命委员会,为贯彻毛主席的“五七指示”,即“以学为主,兼学别样”,“不但学文,也要学工、学农、学军,”的教导。本着“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精神,决定在春播时节,以班级为单位,轮流去企办农场——新村参加农业生产劳动,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时间约为半个月。在那票证盛行的年代,下乡吃饭不用交钱,但每天需交一斤粮票。

图为在黑龙江省内流通的粮票

与同纬度的黑土地农村一样,这里也是冬季农闲,春夏秋三季农活繁忙。黑龙江的四月气候,虽说清明已过,仍有些春寒料峭。我们一个班级40多人,被分配到各项农活中去,有跟着人工播种的;有清理各片土地里碎石的。还有维修猪舍,饲养室铡草,食堂帮厨等多个劳动岗位。我跟着一个农场青工铡草,也就是往电动铡草机里续干草杆。

图为少年时代在学习的情景

从学校背着行李,坐大解放敞篷车到离家30公里外的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可为期两周的时间,能接触到的只是农场管理者、工厂职工的家属、在此劳动锻炼人员等,也未见到那种在人民公社生产队里务农的贫下中农。每天除学习几段“红宝书”上的“语录”,便是无休止的体力劳动。

1970年4月24日,我国成功地发射了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即“东方红一号”,25日清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播出了卫星从太空传回的“东方红”音乐。农场的有线广播喇叭同步播放。此时,虽远离城市,然而,祖国取得举世公认的科技成果,使两山之间山村的人们也处于兴奋和喜悦之中。

当天晚饭后,农场管理人员、农工、家属工、正在新村劳动锻炼人员和我们这些接受“再教育”的学生,在新村食堂餐厅举行欢庆会,热烈祝贺我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发射成功。

农场负责同志讲了几句开场白后,人们开始即兴表演节目。说白了,也就是唱当时流行的革命歌曲和“样板戏”选段。

图片为“样板戏”《智取威虎山》剧照

那时还没有卡拉OK伴唱,更无乐队伴奏。因岁月久远,那晚唱得什么歌曲名,大都难以记起。可唯有一首男声独唱,却在我的脑海里留下深刻印象。歌曲是由企业里一位在此劳动锻炼的园艺技术员演唱的,看年龄,此人那时大约三十七、八岁的样子,站在餐厅打饭窗口前的空场上,一手拿着喝水的玻璃杯,一手随着唱出音符不停地摆动。清唱的歌曲虽然较长,但却娓娓道来,一气哈成:

“那一年枪响,同志们进了沟。

刀劈狗汉奸,枪击鬼子头。

虎口里救出众乡亲,

狼群里夺回羊和牛。

一同打鬼子,一同端炮楼。

一同闹减租,一同护秋收。

吃的是一锅饭,点的是一灯油。”

恰如讲故事般灌入耳中,在人们面前展现出20世纪40年代,我国人民英勇抗击日寇的壮丽画卷。

图为反映抗日的电影《三进山城》的海报

歌曲唱罢,餐厅里响起一片掌声。

我们在校生也来了首小合唱。庆祝会后,一些人余兴未尽,站在室外,抬头眼望苍穹,想目睹“东方红一号”飞过天空的瞬间。可当时所处的地理位置是两山之间,不借助高倍望远镜,光靠肉眼很难观测到。

毕业后,我也成为这家中直企业的职工。据说改革开放后,那晚一展歌喉的园艺技术员,在市人民公园人工岛上培育出外地引进的葡萄来,成果喜人。

不知其是否还记得,半个世纪前在厂办“新村”劳动锻炼时,餐厅里唱的那首《见了你们格外亲》的歌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