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儿歌百年,唱哭了五代人

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 快点儿开开,我要进来。 不开不开我不开, 妈妈没回来,谁来也不开。 这首《小兔子乖乖》,应该是大多数人被教育“不能给陌生人开门”时的童年回忆。简短易懂的歌词,配上欢快的曲调,朗朗上口,以至于若干年后,看到歌词仍能脱口唱出。 但你可能不知道,这首儿歌已经是百年前的作品。 1922年,中国流行音乐之父黎锦晖(1891—1967)在杂志上

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

快点儿开开,我要进来。

不开不开我不开,

妈妈没回来,谁来也不开。

这首《小兔子乖乖》,应该是大多数人被教育“不能给陌生人开门”时的童年回忆。简短易懂的歌词,配上欢快的曲调,朗朗上口,以至于若干年后,看到歌词仍能脱口唱出。

但你可能不知道,这首儿歌已经是百年前的作品。

1922年,中国流行音乐之父黎锦晖(1891—1967)在杂志上连载儿童歌舞剧《神仙妹妹》,其中,有首唱曲叫《老虎叫门》,它就是《小兔子乖乖》的姊妹版。

现在看到的《老虎叫门》歌词里,有孩子、小羊、鸽子和螃蟹,就是没有小兔子。据说,是因为最早的剧本里有小兔子一角,所以有“小兔子乖乖”的唱词,但1928年出版的剧本单行本中,小兔子改成了小鸽子,唱词也随之更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