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促法下早教及幼托行业的监管政策及监管方向

2017年末的“携程亲子园事件”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2018年9月26日,上海长宁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事件中被起诉的八名被告人,全部被告人当庭认罪。事件的直接责任人已被依法处置,但如何

结合民办教育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梳理幼儿园早期教育和产业监管现状,探讨未来可能的产业监管方向。

 

1,法律、行政法规监督现状。

 

各省对早教中心和幼儿园的监管口径不统一,各省之间的监管规则往往不一致甚至相反,给民间资本在早教领域的投资带来一定程度的混乱和不利影响。

在最近主办的一批早教中心和幼儿园收购项目的尽职调查中,我们发现,为了应对上述复杂而不可预测的监管要求,行业内的早教中心和幼儿园通常以业务范围为咨询的有限公司申请工商登记,其中0-3岁儿童的家长提供教育咨询服务。因此,0-3岁儿童的早期教育或托儿管理实质不能在经营范围内提及,也不能向教育行政部门申请办学许可证。这种做法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相关教育行政部门的监督,不利于早期教育和幼儿园产业的长远发展。

 

2,《民促法》对早教和幼儿园产业的监管方向。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以下简称《修订草案》)根据教学内容,将民办教育主体划分为民办学校、文化教育培训机构和素质提升培训机构。根据修订草案的分类,早期教育中心可以纳入质量改进培训机构,但幼儿园机构仍难以纳入任何类别。

《修订草案》第十三条至第十五条对不同业务内容的民办培训教育机构进行分类管理,规定设立幼儿园。。。适龄儿童、青少年、实施学校文化教育课程或者入学、考试辅导等文化教育活动的民办培训教育机构,应当依照《民办教育促进法》第十二条的规定,经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批准。设立私立培训教育机构,开展有利于提高素质和个性发展的教育教学活动,如语言能力、艺术、体育、科技等。,可以直接申请法人登记,但不得开展第一款规定的文化教育活动。根据修订草案的分类,早期教育中心的实施有助于提高质量。个性化发展的民办培训教育机构可直接申请法人登记,无需其他预审批。如果修订草案的有关规定顺利实施,早期教育中心可以摆脱长期难以办理工商登记的困境。值得注意的是,修订草案中对私立学校和私立培训教育机构的分类及相应的监督措施与《私立促进法》不一致,早期教育中心和幼儿园是否应属于教育行政部门的管理仍然相对模糊。

幼儿园的经营形式与早期教育中心有很大的不同,很难落入修订草案规定的民办培训教育机构的分类。除修订草案外,幼儿园立法草案尚未公布。

 

3,总结与展望。

 

综上所述,我国早期教育中心和幼儿园现行监管法规普遍模糊笼统,各地监管政策差异较大。从监管方向来看,修订草案通过分类管理对幼儿监护责任相对较小的民办培训教育机构早教中心进行了相应的宽松监管。幼儿园机构对儿童承担相对较多的监护责任,儿童与父母长期分离,完全由幼儿园机构管理。幼儿园机构的监督教育中心不同,可以借鉴现行的幼儿园监督模式。同时,根据早教中心和幼儿园的性质,卫生主管部门和市场监督管理部门仍需加强对早教中心和幼儿园卫生和食品安全的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