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惠优先 托育新规落地如何如大家所愿

随着二孩政策的放开,托育市场的需求越来越旺盛,然而,一边是旺盛的市场需求,一边是托育机构跑路、虐婴事件频频见诸媒体,如何解决供需矛盾,5月9日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指导意见》,该《意见》对3岁以下的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给予指导,指出要充分调动社会力量的积极性,优先支持普惠性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托育行业发展处于初始阶段

随着二孩政策的放开,托育市场的需求越来越旺盛,然而,一边是旺盛的市场需求,一边是托育机构跑路、虐婴事件频频见诸媒体,如何解决供需矛盾,5月9日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指导意见》,该《意见》对3岁以下的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给予指导,指出要充分调动社会力量的积极性,优先支持普惠性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托育行业发展处于初始阶段,在普惠优先的前提下,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机构如何发展,才能满足婴幼儿健康成长、妇女安心工作的诉求?人大《幼儿教育导读》记者邀请业内资深人士、专家学者对此进行解读,对政策落地发表真知灼见。

区分营利和非营利

有望实现资源优化配置

“我记得一位16岁上国内某名牌大学少年班的孩子的父亲说,我的孩子不是神童,是因为早期教育做得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首批高级育婴讲师、高级育婴专家那文对人大《幼儿幼儿教育导读》记者谈到早期教育,她很感慨,她觉得现在家长对早期教育越来越重视了,在几年前,她进社区做育婴讲座的时候,好多家长并不愿意参加。现在家长科学育儿的意识越来越强,育婴的市场越来越大了。

适应育婴市场的需求,托育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多了起来,托育机构在哪里注册?归谁监管,5月9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该《意见》指出,要政策引导,普惠优先,充分调动社会力量积极性,大力推动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优先支持普惠性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同时,《意见》还指出,举办非营利性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的,在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所在地的县级以上机构编制部门或民政部门注册登记;举办营利性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的,在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所在地的县级以上市场监管部门注册登记。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经核准登记后,应当及时向当地卫生健康部门备案。登记机关应当及时将有关机构登记信息推送至卫生健康部门。

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民办教育分会副会长马学雷对此进行解析:《意见》给出了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一个倡导性的方向,国家鼓励普惠优先,没有具体入园率的规定,也没有营利和非营利的比例限制,《意见》明确了登记部门,同时打破了牌照限制,有利于实现市场优化配置。非营利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根据自己的定位往普惠方向发展,营利性机构如果定位高端市场,根据市场的需求,在托育机构硬件和软件进行合理的配置。对于当地政府而言,以普惠优先为原则,鼓励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发展,在土地、税收等方面给予政策优惠。

此观点和广州市佳杰儿托育创始人朱结芳的看法大体一致,她表示:“我们会根据市场需求,开设营利性托育园和非营利性托育园。”朱结芳认为,非营利性托育园或者普惠性托育园,收费相对低廉,适应中低端市场,而营利性托育园对应的是高端市场,在师资匹配方面,普惠性托育园很难承受每月将近1万元教师的工资,而针对高端市场的托育园,保育师和婴幼儿的照护比例是1:3、1:4或者1:5,为了维持高运营成本,这些托育园收费较高,能够聘请到优质的师资,她还表示,普惠性托育园在国家政策的鼓励下,保育质量是有保证的。

普惠优先

政府补贴如何适应市场需求

《意见》指出,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梳理社会力量进入的堵点和难点,采取多种方式鼓励和支持社会力量举办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鼓励地方政府通过采取提供场地、减免租金等政策措施,加大对社会力量开展婴幼儿照护服务、用人单位内设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的支持力度。

谈到《意见》的落地,A索国际教育集团CEO、董事李汶徽对人大《幼儿教育导读》记者表示,“在《意见》中,对于普惠性托育园,是怎样的优惠政策,目前没有配套的细则,因此,企业在非营利(普惠)和营利之间,很难做出选择。” 他建议,为均衡满足普遍性基础需求与个性化的需求,应对非营利性的、普惠性的机构给予政策性的扶持。如提供场地,减免税费,财政补贴等方式。同时,对此类机构的从业人员给予支持,如减免个税,优先提供公租房,免费培训,通过宣传提升其社会地位等方式,使得更多人才愿意流向非营利及普惠性托育机构。对高端营利性托育机构,采取市场竞争,自由定价的管理方式,同时,提升开办软硬件配置的要求。

在国外,政府是如何补贴托育机构的呢?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严平表示:“在日本,如果企业办一个20个生员的小型托育机构,国家一次性补贴建设费用10869万日元,这几乎占了这个托育园建设费用的90%。这种小型托育园每年的实际运营成本是4152万日元,政府每年补贴3325万日元,余下的827万日元的运营成本,由20个生员的家长来补齐。这样计算,这所托育园的家长每年缴纳41万日元(约合人民币2.5万多元)。”在日本,不管是私立还是公办的托育园,开办园所的硬件和软件标准是相同的,保育师必须是通过国家保育师资格考试才能入职。值得一提的是,在日本的私立托育园,国家规定利润率不能超过10%。

谈到公办托育园申请入园的方法,严平表示,对于申请入园的家庭,相关公办托育机构要进行资质审核,什么样的家庭能符合进入公办托育机构的条件呢?比如说,一孩子的双职工家庭比单职工家庭入选机率高些,因为日本政府要鼓励妇女就业,还有同等收入条件下,两个孩子的家庭比一个孩子的家庭申请成功机率要高些,原因是政府鼓励生育。至于公办托育机构的收费标准,按照每个家庭的收入来进行划分,对于低收入家庭给予低收费甚至免费的收费方法,高收入家庭收费相对高些。每月收费标准在0-55000日元不等。有的业内人士认为,这不仅可以鼓励妇女就业,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教育的普惠和公平性。

没有教材没有标准

师资如何培养

师资是发展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的瓶颈问题,目前我国照护婴幼儿的人才非常短缺,《意见》中指出,高等院校和职业院校(含技工院校)要根据需求开设婴幼儿照护相关专业,合理确定招生规模、课程设置和教学内容,将安全照护等知识和能力纳入教学内容,加快培养婴幼儿照护相关专业人才。将婴幼儿照护服务人员作为急需紧缺人员纳入培训规划。教育部基础教育司负责人王岱在5月10日国务院政策吹风会中谈到,我们将围绕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需要,按照《指导意见》的要求加大工作力度。一是动态调整专业目录。在即将印发的《新版中职专业目录》中增设幼儿保育等相关专业。要进一步加强教学标准建设,推进护理、早期教育等相关高职专业教学标准修订工作。

山西运城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早期教育专业课程负责人张英琴对人大《幼儿教育导读》记者表示,现在早期教育没有统一的教材、没有课程标准,培养人才的瓶颈之一是没有课程体系。一些高校和相关的职业院校摸索出自己的校本课程,不断地完善课程体系。她坦言,早期教育中紧急施救的问题,没有医学体系的知识,学生学起来很困难。在《意见》出台之后,建设课程体系要打破学校之间、系别之间的独立运行的状况,联合起来打造适合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课程体系。比如说学生需要开设的科目有教育学、心理学、保健学、卫生学、运动学、护理学等学科,学生对这些学科不需要达到研究的水平,而是掌握最基本的原理和方法,在实践中能做到解决实际问题。将来早期教育的课程也要融入OBE的教育理念,培养人才。

太原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早期教育专业负责人吕文静表示,太原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是国家早期教育的试点单位,2017年学校开始大专招生,今年计划招400人,9—10个班的规模。“这些《意见》出台之后,我们的校本课程中缺乏‘保’的课程,尽管我们开设‘保健与护理’、‘营养与喂养’的课程,但是‘保’的课程比例还是少了些。”吕文静表示,在以后的课程设置中加入婴幼儿抚育和照护,课程和当地人社部的育婴资格证的融合,来弥补学生中“保”的操作课程的不足。目前早教人才和照护人才缺乏,绝大部分高校没有早期课程的硕士点,我们把学前教育的教师引进过来转化为早期教育的教师,这些教师有托育机构的实习经历,在生了孩子之后,对托育有了兴趣和经验。另外,校企合作也是培养学生学习“照护”课程的途径。校企合作是一些高校和职业院校合作的重要途径,成都金苹果因特贝教育咨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周婷表示,金苹果教育集团与四川知名院校合作,通过双方实地调研论证、人才培养洽谈会的方式,将师资的培养与培训落实到学生的职前与职后等,培养市场需求的人才。现在太原幼专还引入了护理学专业的硕士生作为教师,来完善课程体系,培养合格的婴幼儿照护人才。

刘亚力/文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人大幼儿教育导读(ID为:yejyd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