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会会长、001号托育示范园负责人齐聚,探索2021托育发展新趋势

现如今,托育行业越来越朝多元化、规范化发展。想要打造高品质托育园所,园所的精准定位、特色打造是关乎持续发展的关键所在。 在近期举办的2021广州国际托育服务专题研讨会上, 来自全国各地的001号托育示范园负责人围绕托育园所的精准定位、特色打造,就当前托育行业的发展新趋势开展了热烈的主题研讨。 由托育圈平台创始人华少担任嘉宾主持,广东省早期教育行业

现如今,托育行业越来越朝多元化、规范化发展。想要打造高品质托育园所,园所的精准定位、特色打造是关乎持续发展的关键所在。

在近期举办的2021广州国际托育服务专题研讨会上,来自全国各地的001号托育示范园负责人围绕托育园所的精准定位、特色打造,就当前托育行业的发展新趋势开展了热烈的主题研讨。

由托育圈平台创始人华少担任嘉宾主持,广东省早期教育行业协会常务副秘书长冯荔雯,广州市婴幼儿托育照护服务行业协会会长成欣欣,东莞婴幼儿托育行业协会会长、东莞首批备案托育示范园创始人刘任平,广东省优秀托育品牌纽诺教育集团创始人王荣辉,深圳市龙岗001号普惠性托育示范园——芽咪格林婴幼学苑创始人书墨,河南平顶山市001号托育示范园——芳瑞璞良教育创始人张诚林,广西001号托育示范园——吉娜托育创始人梁永欣等嘉宾参与座谈。

华少:广东省早期教育行业协会全程参与广东的早期教育标准界定,也经常在广东省范围各地做行业的调研,能否请冯会长(广东省早期教育行业协会常务副秘书长冯荔雯)给大家讲一讲广东托育园所登记备案方面的情况?

冯荔雯:自2013年成立以来,广东省早期教育行业协会在0-6岁领域上做了很多调研、标准编写以及政策宣讲等等服务。2019年4月,国家卫健委提出托育指导意见后,10月又推出了托育机构登记备案的管理办法,全国各地就此开展了登记备案的程序。广东在这方面有所进展,但相对缓慢。

从全国数据来看,备案是以千为单位表达。而广东省截至2020的调研数据显示,目前托育机构约5400多家,五百多家通过登记备案

尽管我们会在各个城市进行登记备案相关的政策宣讲,但登记备案卡住的痛点和难点依然很多,我们愿意帮助广东每一家机构去完善登记备案的整个程序。

华少:有很多同行都想去参观广东当地政府普惠的托育示范园,我想问一下成会长(广州市婴幼儿托育照护服务行业协会会长成欣欣),目前广州的普惠托育、社区托育整体的状况怎么样,这部分确实看到的官方数据不多。

成欣欣:广州已经在11个区,每个区已经有示范园了。广州市用了一个非常好的现代化的组织的方法来开展广州市的婴幼儿托育和照护的工作,由主管副市长牵头,成立了一个由18个政府部门来组成的联席会议工作方式,2021年广州市的18个联席计划已经出来。

广州市属于工商登记在营业范围里有和0-3岁婴幼儿照护、托育教育有关的机构大约两千多户,但疫情之后还在运行的机构,已经降到一千多户。

华少:过去的一年一半以上的机构消失了

成欣欣:对,机构在备案之前有个很重要的环节,是卫建委要做评价。目前通过备案的有51家,其中有11个所是示范园。广州的每个区都有示范园,而且各有特点。因此数字背后,我们可以看到,在很艰难的环境下,这项工作还是完成了。

另外更重要的消息是,18个联席会议的单位里,重点和备案有关系的单位重要领导均出席了会议,大家一起找问题、矛盾、不协调的地方共同去解决。因此行业的发展,政府、行业协会、机构、企业要合力共赢。我相信广州市也会跟随其他先进的城市,把我们市里这方面工作做好,也希望得到大家的帮助。

华少:谢谢成会长。广州作为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城市,还是希望我们协会可以给到更多的机构更好的指导和支持。接下来有情东莞行业协会的刘会长(东莞首批备案托育示范园创始人刘任平),聊一聊家庭式托育的问题,也聊一聊东莞普惠园的情况。

刘任平:目前东莞通过备案的托育园有23家,在广东省排名第二,第一是广州,我自己的机构也是首批通过备案的示范园之一。普惠方面深圳先行一步。因此包括家庭园也好,普惠园也好,我们可能都要多向深圳学习。东莞的地理位置非常好,就在广州和深圳的中间。

作为协助卫建局领导、主管部门做好托育行业的服务,我们东莞行业协会今年做了“三个一百计划”。

一是走进一百家社区,为家庭、社区、社会去做婴幼儿照护,怎么样科学育儿的宣传、宣导;二是扶持一百家的托育机构,顺利通过备案,光靠协会,我们完成不了,因此一定要靠机构去走进社区做科学育儿的宣导;三是培育一百名专业的育婴人才,包括园长、优秀的托育的人才。

因此,我们到全国各地取经,回来把东莞“三个一百”落实完成。我的愿望是,做协会是做一件事成一件事,哪怕就只做一件事。

华少:非常感谢刘会长,自己的机构做得很好,协会也非常的给力,给地方机构非常多的落地支持。

接下来我们有请的王老师(广东省优秀托育品牌纽诺教育集团创始人王荣辉)标签很多。王老师是四百万粉丝的大V,也是国内托育领域最早拿到投资的机构创始人之一。因此,我问一个大家都非常关注但又比较私密的话题,资本到底看中了纽诺什么,什么样的机构更能收到投资人的青睐?

王荣辉:纽诺在2016年底拿到天使轮投资,其实和资本的缘分,是来自家长。我们天使轮的投资人都是我们家长,因此我觉得拿到投资的第一个要点,是你的产品要好,要获得客户的认可。

纽诺从2016年底发展到现在,刚刚完成了C轮融资,应该是在托育行业里面拿到风投最多的一家机构。我想和大家分享这样几点。

首先,我自己回过头去看,托育是特别花钱的事业。创办纽诺我卖了四套房,个人投资非常大。因此我认为,托育真的不是短期能赚钱的行业,但是它确实是非常有未来的行业。

第二点,资本想要的是一定的规模,但是它不会等你做出规模才来投你,他会判断你是否有这样的能力。这其中非常重要是团队,我们做小的托育园发现一个妈妈就够了,但是要做几十家的托育园甚至上百家,发现团队太重要,要有非常有能力的团队。

第三点,托育是特别重运营的行业,要有一套非常有效的体系,涉及到信息系统化、标准化以及如何去执行标准,还涉及到你所有的操作是否可溯源、可追踪、可控等等这样一套非常复杂的体系。

第四点,无论我们把托育定位为服务还是教育行业,教育理念、企业文化,甚至是创始人的情怀仍然是支持该企业长期发展非常重要的部分,坚持非常重要。

托育行业其实国家在制定政策的时候,基于行业的特点,场地租赁期最低的要求,五年时间太短了,进入该行业的朋友们把你们的规划至少做到十年以上,如果没有做好这样的准备,不要轻易进入这个行业。托育这个行业是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走好每一步,才能最终获得各方面的认可,家长、客户、监管部门、行业的认可。

这是我经营纽诺12年的心得,它现在进入到第二个发展阶段,原来在自己的封闭体系里练内功,打造各个模块。纽诺很游刃有余战胜疫情的影响,我们的体系已经非常有战斗力了,我们接下来会是开放式。

纽诺已经开始在接触一些幼儿园,去探讨未来的合作、建托班,也会开放加盟和联营的投入,我们和投资方、对接的领导沟通的时候,也希望把纽诺运营体系、人才培养体系等输送出去,帮助更多的地方发展托育的机构。

华少:谢谢王总,他讲到规模化和可复制性、标准化,做生意做不到一定规模体量,才会有吸引力。有机会到时候去王老师的四季天地的园所去了解。

下面有请书墨(芽咪格林婴幼学苑创始人书墨)她入行五年了,创办了深圳的第一家公助民营的普惠托育示范园,欢迎她来给大家分享。

书墨:芽咪格林从2015年开始专注探索托育的专业服务,这几年走过比较艰辛的历程,分别探索了包括家庭园、收费一万以上的品牌园,包括托育一体化园,还有政府普惠园,不同的模型背后有非常多的因素的影响。

重点分享一下目前在深圳做了几家和政府合作的普惠示范园,首家作为公助民营的园所建立在龙岗区。它是由原来的社区工作站的婴儿指导站改造,由政府免费提供社区的场地,改建成托育中心,同时兼具科学婴儿指导站的职能非常具有代表意义。

这个项目从招投标开始到完成筹建,只花了三个月时间,第四个月开始控制做空气的治理,控制接近一个月,只开放了十天招生,十天招生额爆满。目前的名额到明年三月份,最夸张的是几个怀孕的妈妈还没有生产,已经想要提前定了。托位数极缺,因此目前在筹建第二、第三家。我们第二家在南山,但是模型不太一样。

关于公助民营的普惠示范园,有值得推广的意义。首先,非常好发挥企业高效、快速灵活的特征,快速筹建、开园,同时借助于政府大的资源、背书优势,解决场地难、选址难、招生难的几个痛点的问题。因此,我觉得无论是在深圳,还是在广东,甚至在全国,都非常具备可推广的意义。需要进一步完善的是,政府的补贴政策,还有整体的一系列扶持政策的落地。今年其实在深圳,还会有接近三十多个普惠托育园的计划。

深圳有三百多家注册托育机构,通过备案不到20家,在深圳特别难,因此借助政府的力量来做,是很好的模式。接下来会和托育圈华少联合推出普惠托育示范园一体化赋能的方案,可以帮助大家从招投标开始指导大家用最快的时间、最低的成本来建立合规政府示范标准的普惠园。

华少:谢谢书墨的分享。下面有请芳瑞璞良教育创始人张诚林,她从0到1做到地方标杆,成为河南省首批托育示范园。从最小收两个月孩子,一岁以下生源占到70%左右,规模和盈利模式都有很多大家可以借鉴的。欢迎她来给大家分享一下小镇创业做托婴的经历。

张诚林:我们刚开始做托婴的时候,托育元年还没有到来,关于托育的很多相关政策也都还不明朗,我们做了一些简单的识别。

从我自己个人的履历和过往经验,对于妈妈而言,最重要的节点是四个月左右,临近妈妈们产假的节点,爸爸妈妈思考怎样选择孩子教养环境和教养方式。一旦这个环节决定祖辈带,后期很难纠正他的观念,或者重新再去选择托育中心。在这个节点很多教养矛盾、夫妻矛盾已经达到一个爆发点。

当宣传和专业度达到一定水准,足够让家长信任的时候,托育就会成为他的第一选择,它会成为化解所有源头的一个利器。我们是医疗、教育、保育三位一体,我觉得12个月以前想要做托育,离不开医疗,医疗一定要在线。

疫情期间我们很幸运,算是平稳度过。在2020年底,又开两家园区,其中有一家是1000平方,当地市区补贴150万,我们园区作为城市第一首家托育的示范园,拿的营业执照也是当地第一张。

去年年底,我们和北京一家教育集团在北京创办公司,目前北京两家园区基本上筹建完毕。我去北京的园,从下往上走的方法其实受益蛮多,不一定在一二线城市先立住品牌,再往下走才活得好,从三线城市打磨出来,可能往上推的时候更适合这个市场、更落地、更趋于家长的需求。

华少:接地气很重要。小镇青年的购买力也是不容小觑的,整个托婴体系的支持和扶持,我们这边也有专门的合作项目会给到大家这样的支持。

广西相对教育资源并不是那么发达,怎么样打造特色,那么广西吉娜托育创始人梁永欣是怎么样做到哦哦号特色托育示范园的呢,请她跟大家分享一下。

梁永欣:目前我们在玉林开了三家园所,其中有一家是家庭托育园,我本人就是为了做托育买了一套房子,180多平方。三天招满园,只招二十个孩子,目前报名的有四十多个孩子,现在还在排队,因此家庭托育园有很好探索的机会。

国家刚刚颁布的保育大纲中,托育服务包含生活照料、安全看护、平衡饮食膳食以及提供早期学习的机会。在这几个方面里,又提出七大方目标,它涵盖了我们在做托育到底给家长、孩子提供什么样的服务。

在玉林这样的四五线城市,基本是一个孩子有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还有保姆,五个人看孩子。要和家长做沟通、交流,家长才能意识到可能更需要托育服务。

因此,哪些内容是关于早期学习机会,我们在这领域去深耕、深挖,把这些内容做细、实,因为这些是家长需求,要精准定位家长需要我们提供什么服务。

目前最紧迫解决的问题是老师、团队如何去做到专业化,因此要不断的学习、提升,一定要寻找一条适合当地特色的路来走。也希望我的小小的梦想能够带领团队在玉林的地方低开高走,真正为广西做出小的事业,谢谢大家!

各地的标杆示范园的打造,既离不开机构的精准定位,同时也离不开创始人和团队的特色打造,2021年将迎来托育行业的全面爆发,希望我们各地的001号优秀的示范园可以从专业和服务上起到更好的先行示范作用,从而带动更多的托育园所实现良性持续发展,更好的为广大的婴幼儿家庭做好服务,让老人放心,父母安心,孩子开心,为我们的孩子们成长发展保驾护航。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