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育政策落地!成都高新区发出首张《托育机构备案回执》

记者丨李宇欣 “人出生后头3年的发展,在其程度和重要性上,超过人整个一生中的任何阶段。” ——意大利幼儿教育家玛利亚·蒙台梭利 “三岁看大,七岁看老”,从现代科学研究角度看,儿童从出生到3岁,是大脑发育的关键时期,也是可塑性最强的时期。 近些年,由于促进0-3岁儿童早期发展具有巨大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婴幼儿托育行业蓬勃发展。与此同时,对于托育行

记者丨李宇欣

“人出生后头3年的发展,在其程度和重要性上,超过人整个一生中的任何阶段。”

——意大利幼儿教育家玛利亚·蒙台梭利

“三岁看大,七岁看老”,从现代科学研究角度看,儿童从出生到3岁,是大脑发育的关键时期,也是可塑性最强的时期。

近些年,由于促进0-3岁儿童早期发展具有巨大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婴幼儿托育行业蓬勃发展。与此同时,对于托育行业仍面临的问题,国家也从政策法规、人才培养等方面逐步补齐服务短板。

日前,成都市高新区发放了第一张《托育机构备案回执》,吚呀学苑提交的《托育机构备案书》经过监管部门的严格审核,成为成都高新区首家托育备案机构,婴幼儿托育行业再次受到关注。

3岁以下婴幼儿近5000万

服务质量参差不齐

2019年,被称作“托育元年”,“托育”这个概念开始高频次出现在人们视野中。

自二胎政策放开以来,我国新生婴儿数量急剧增长,2019年新生婴儿数量达到1.94千万,较2018年同期增长了2.6%。目前,我国3岁以下婴幼儿将近5000万。

除了二胎红利,政策加持、资本垂青、旺盛需求也同步推动托育市场,0-3岁的婴幼儿托育行业正逐渐站上风口。

所谓托育机构,是指为 3 岁以下婴幼儿提供全日托、半日托、计时托、临时托等托育服务的机构。

中国报告网4月发布的《2020年中国托育行业分析报告》显示,我国目前入托率很低,只占4%,与日韩和一些欧洲国家相比,存在不小的差距,与入托率90%的新加坡更是相距甚远。

随着托育需求的激增,全国多数城市的托育产业正在从沉睡中醒来,BAT等互联网巨头也开始强势布局教育细分市场、资深老牌的教育机构迫于市场环境变化压力,纷纷转型升级、跨界踊跃挤入教育行业,预计2020年0-3岁托育消费市场规模将突破300亿元。

与此同时,我国托育服务行业仍面临一些问题,如资源供给不足、入托难、照护人员专业化水平不高、托育机构发展不规范等问题普遍存在。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计划生育协会常务副会长王培安表示,“托育服务仍然是当前民生保障薄弱环节,建议加快补齐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短板。”

规范婴幼儿照护服务

四川政策逐步落地

随着政策深入和资本扶持,存在较大潜在需求的托育市场也步入向更多元、规范的状态。

2019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优先发展普惠性托育机构,并明确相关政策支持和部门责任。

《意见》指出,到2020年,婴幼儿照护服务的政策法规体系和标准规范体系初步建立,建成一批具有示范效应的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婴幼儿照护服务水平有所提升,人民群众的婴幼儿照护服务需求得到初步满足。

到2025年,婴幼儿照护服务的政策法规体系和标准规范体系基本健全,多元化、多样化、覆盖城乡的婴幼儿照护服务体系基本形成,婴幼儿照护服务水平明显提升,人民群众的婴幼儿照护服务需求得到进一步满足。

在国家政策的推动下,截至11月,四川、河北等27个省(区、市)印发了贯彻落实《指导意见》的实施意见,各地婴幼儿托育的政策逐步落地。

其中,四川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在1月发布了《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实施意见》(川办发[2020]1号),提出在2020年初步建立婴幼儿照护服务的政策体系,各市(州)至少建成2个以上具有带动效应、承担一定指导功能的示范性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到2025年,婴幼儿照护服务的政策体系基本健全,多元化、多样化、覆盖城乡的婴幼儿照护服务体系基本形成。

6月,成都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公布《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实施意见》(成办发[2020]60号),宣布在2020年建成一批示范性婴幼儿照护机构,中心城区(11+2)各区不少于2个,成都东部新区、新津区及其他县(市)不少于1个,婴幼儿照护服务水平有所提升。

8月24日、25日,成都市卫健委首次举行全市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负责人培训班,全市23个区(市)县的300余家托育机构负责人参加培训,培训内容涉及托育机构登记、备案管理,托育机构消防安全,托育机构管理规范,托育机构卫生保健与卫生评价等八大内容。

托育机构备案信息系统上线

备案企业达5167家

11月19日,教育部官网发布的政协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提案答复函中再次明确,将加快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

一方面,国家卫生健康委将牵头建立托育服务标准规范体系,印发《托育机构设置标准(试行)》《托育机构管理规范(试行)》《托育机构登记和备案办法(试行)》,为托育服务发展提供制度保障。

另一方面,国家卫生健康委将统筹协调国家发展改革委、教育部、财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住房城乡建设部、银保监会等部门,增加普惠托育服务供给,依法减免税费,加快人才培养,创新开发产品,为托育服务发展创造政策环境。

此外,国家卫生健康委还将从加快研制规范性文件、加托育服务供给与加快育幼人才培养三个方面进一步深入贯彻落实《指导意见》,积极推进托育服务体系建设。

据悉,自国家托育机构备案信息系统1月8日正式上线以来,截至10月26日,备案的企业已有5167家,这些企业都明确提供托育服务的项目和内容,涉及托育婴幼儿规模30余万人。

10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人口监测与家庭发展司司长杨文庄在北京师范大学·托育服务发展论坛表示,“2019年之前登记的企业数量增长平缓,但是2019年到2020年,企业的登记数、注册数明显增加,社会力量参与的积极性明显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