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公办幼儿园增加晚托?你支持吗?

先提个问题:如果公办幼儿园增加晚托,你愿意吗? 我想,这个问题对于深圳的大部分父母来说都是一百个愿意的。 幼儿园无“晚托”,孩子放学了去哪儿? 前几天,一条标着“特好消息”的帖子打破了宁静,让人们欢呼雀跃。 被吐槽了很久的“公办幼儿园增加晚托”似乎有了眉目。 虽然这是一条坊间流传的消息,无从考究真伪,但从网友的留言来看,几乎清一色支持这项措

先提个问题:如果公办幼儿园增加晚托,你愿意吗?

我想,这个问题对于深圳的大部分父母来说都是一百个愿意的。

幼儿园无“晚托”,孩子放学了去哪儿?

前几天,一条标着“特好消息”的帖子打破了宁静,让人们欢呼雀跃。

被吐槽了很久的“公办幼儿园增加晚托”似乎有了眉目。

虽然这是一条坊间流传的消息,无从考究真伪,但从网友的留言来看,几乎清一色支持这项措施。有了午托,晚托会不会有?

评论里的家长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翘首以盼的同时也抒发了心中的酸楚。

在深圳,双职工家庭最是常见,幼儿园放学时间比较早,家长常常要因为接孩子放学不得不请假。

不是每个家庭都有全职妈妈,也不是每个家庭都有老人或保姆带娃,朝九晚六的双职工家庭时间与幼儿园上下学时间之间无法融通的沟壑,常常让家长们苦不堪言。

随着幼儿园民转公后,公办幼儿园的比例不断增加,很多民办幼儿园已经顺应民意增加晚托服务,家长们转过头对公办幼儿园增加晚托的呼声愈发高涨。

在深圳论坛里搜索“晚托”二字,可以看到,家长们用文字控诉着积压已久的矛盾。

小学有四点半课堂,幼儿园可以有晚托吗?

学生在校,从来都不止晚托一件事。

在深圳,中小学生的午餐午休曾是困扰社会多年的老大难问题。

一方面是巨大的市场需求,一方面是严苛的设立条件,两大因素催生了大量的“黑午托”,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多年来,“降低校外午托设立门槛”和“增加校内午托服务”的呼声不断。

从2008年以来,深圳市陆续出台相关规章文件,在全国率先建立了比较系统的中小学生午餐午休相关管理制度。

2018年6月13日,深圳市政府常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午餐午休管理的意见》,拟通过一揽子举措,用3年时间,基本实现全市有需求的学生在校内午餐午休。

而义务教育阶段的晚托问题,有些学校已然通过四点半课堂来解决了。

幼儿园存在同样的问题,但却没有得到解决。

所以当中小学的午休午餐与晚托被解决后,面对幼儿园的相同问题,家长们也正迫求一个解决方法。尤其是双职工家庭,需求更为强烈。

“晚托”解决后,现状会更好吗?

“晚托”具体如何实施?确实是一个问题。

很多人提出疑问“为什么民办学校增办晚托,公办幼儿园就不行?”

那我们来看看公办学校增加午休午餐后出现的问题。

2018年12月,一位家长在“深圳论坛”上发帖直指龙岗某学校午托“老师不值班,责任推给家长”!

本是控诉老师“不作为”的帖子,评论里却统一倒戈这位家长。大家统一阵线说“老师也是人,不是神!怎么能如此苛刻的要求老师呢?”“既然你为人父母,父母的职责和义务在哪里呢?”

你看,即使政策与规章已然颁布,但问题在得到解决的同时也会产生其他问题。

根据调查,不少老师表示平时的工作已经很饱和,实在没有更多时间和精力。工作时间长,工作压力大,已经成为深圳老师的常态。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要增加课后托管的工作,压力可想而知。

从家长普遍的需求、学前教育的发展看,公办幼儿园提供晚托服务应是大势所趋。关键问题是谁来提供,怎么提供的问题,这需要未雨绸缪、综合考量。

一方面,以前深圳学前教育以民办为主,民办幼儿园是否提供晚托,如何收费,谁来服务,都是市场行为。但随着公办园比例不断提升,包括晚托在内的学前教育服务,就更多的属于公共服务范畴。这时候必然涉及责权利重新厘定的问题。

另一方面,从公办园角度来讲,如果提供晚托服务,由谁来执行?是要像中小学一样引入四点半课堂,还是动用自有的保教人员?如何调动老师们的积极性?加了晚托,是否连晚餐也要包?如果是这样,幼儿一日三餐都在幼儿园度过,会不会又存在亲子时间不足的问题?

所有这些,都值得充分讨论。家长,尤其是低龄学童家长,要兼顾事业与家庭,社会各方面提供相应支持顺理成章。但与此同时,家长也不应当“甩手掌柜”,以为只要有学校、幼儿园“补位”就万事大吉、事不关己了,这对孩子的成长必然是不利的。

那么关于公办幼儿园增加“晚托”,你有什么样的看法?欢迎投票或评论区留言讨论。

作者:子不语

立足深圳,关注教育,最权威的教育资讯,最温暖的教育平台。

微信搜索公众号“名师说”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举报/反馈